唐驳虎:武汉疫情背后有一个被忽视的重要背景唐驳虎:武汉疫情背后有一个被忽视的重要背景

疫情牵挂着亿万人的心。在为一线防治的医护工作者、防疫工作者加油鼓劲的同时,大部分待在家里减少流动、避免传播的普通人,也可以进一步了解疫情的来龙去脉。

先科普一个基本背景知识——2017~2018流感季,已经是近年来北半球最高发的流感季节(参考美国,青蓝色曲线)。中国、美国、俄罗斯、印度、日本都出现了大量病例。

然而,但在中国疾控中心的报告上,2019~2020流感季(红色曲线),在南方已经迅猛地超过了近年最强的2017~2018(黄色曲线)流感季。

特别注意黑色箭头指向的位置,2017~2018流感季17年第52周,那就是2年前的超级爆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诞生背景。

那篇爆文曾经在网络中产阶层群体中唏嘘不已,各种万千感慨,中年危机、文化冲突、地域歧视、家庭沟通、生活压力、医疗费用、就医难、大事抉择、养老送终、保险投资——

当然还有中产嘴脸、小资市侩、成功学优越感、隐瞒事实、营销嫌疑等等指控,偏偏基本上没几个人记住了流感+老人+迅速去世。

果然是“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

因为流感并不是“正在流行的感冒、容易流行的感冒”,原作者殚精竭虑救治了岳父一个月,也一直没有分清这两个基本概念。

虽然在标题开头用了流感,但在正文中依然在懵懵懂懂地混用“流感”和“感冒”,而且后者用的更多,总是把流感当成风吹着凉的普通感冒。

(从原作者坚持认为蒜苗有毒,混淆了大蒜发芽和土豆发芽来看,确实也是生物学知识知之甚少)

2019~2020的流感季至今,美国疾控中心统计并估算,3亿人口有1300万人感染流感,其中12万人住院治疗,约6600到17000人因流感而死去。

6600人死亡的数字,前些日子曾被一些自媒体热烈炒作——看看,美国都死了6600人了,人家一点不慌,屁事没有,你们慌什么?

2、即使按目前估计值的上限17000人,再加上时间未尽的推演,今年也是近年来美国流感致死人数最少的一年。

近年来美国每年流感平均死亡人数是4万人,2017~2018流感高发季,死亡人数约6.1万人。

-这真是太震惊了!怎么从来没有媒体说起?美国人隐瞒真相的能力真是一流啊!

这真是无知之上的胡说八道啊。美国疾控中心每年都在更新播报流感死亡数字,并反复宣传告知,推广每年的疫苗注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这个世界又不是你不知道的东西就不存在。

这就是更加的愚昧无知了。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是智人同一个物种,都是5万年前从东非走出来的同一个部落后代,没有生殖隔离。谁告诉你流感不会传染中国人?

-有“辟谣小能手”说了,查了中国官方发布的权威数字,中国流感根本不会死那么多人!几乎不会死人!

是的,按统计数字,2018年,中国官方报告的《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情况》,流感发病数76.5万例,死亡只有153人。

前些年的数字更低:2014年21.5万人“报告”感染流感,43人死亡;2015年19.5万人“报告”,仅8人死亡。

蓝、绿、黄、红框内分别是美国当年流感季感染、就诊、住院、病亡人数的估算中值

但我们可以再来看看香港,香港2018~2019流感季死亡357人。平时每年的流感死亡人数也都在200人以上。

那为什么区区600多万人的香港,同样的人群,流感死亡人数就可以是14亿人口大陆的几十倍?是因为香港医疗条件非常恶劣糟糕吗,公共卫生水平低下不堪吗?美国也是一样的情况?

中国人包括香港地区居民,和美国人、俄罗斯人、日本人、印度人都是人,不是不同的物种,不存在一种全球广泛持续流行的病毒,杀死几万美国人、几百个香港居民,只致死几个大陆居民的现象。

在死因统计里,世界卫生组织分为直接死亡原因、间接死亡原因和根本死亡原因。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上一般统计的是“根本死亡原因”。

而按大陆的统计口径,只统计“直接死亡原因”,也就是除非纯粹因为流感严重去世,其他什么并发症都没有,才被计入“因流感造成”的死亡。

但实际上,单纯的流感本身直接致死极其罕见,绝大部分流感都是引发并发疾病,导致患者去世的。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传统上发布的流感死亡数字,看起来远远低于世界水平的原因。整个统计口径都是完全不同的。

研究团队基于中国疾控中心的省级每周流感监测与人口死亡数据测算认为,在2010~2015年间的5个流感季节中,中国每年平均发生88100例与流感相关的呼吸系统死亡。

这个已经高于每年车祸死亡的基础数字,也为中国疾控中心所认可。注意,这还仅是“流感相关的呼吸系统死亡”。

美国3.3亿人,平均每年有3000万人得流感,4万人死于流感引发的疾病。

据此推算,中国14亿人,全球75亿人,每年的平均死亡人数应该分别是18万人和100万人。

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2016-2017年,美国流感疫苗的接种率未成年人达到43.3%, 成人约59%左右。疫苗分发注射总数约1.7亿剂。

接种流感疫苗可以降低50%被感染的概率(由于流感毒株类型多,加上其他原因,无法做到全面预防)。

而中国流感疫苗接种率不到2%,远低于世界水平。老年人群的接种率仅为0.3%。

如国家卫健委2019年初提供的数字,2018~2019流感流行季,全国疾控部门实际采购1426万支,实际接种的是1097万支。

这意味着还有300多万支的流感疫苗并未被接种。全国实际接种流感疫苗的人群比例不过千分之七。绝大部分人口都没有接种疫苗。

也就是说,中国因流感去世的人数比例只可能更高,而不可能更低。有人估计应在25万人左右(死亡率为18/10万)。

那么,很多人就会进一步质疑了——按这么说,流感在中国每年也致死十几万、几十万,怎么从来没见人提起?怎么无人重视?甚至从未听说?

从未听说,肯定是不准确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讲述的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据上述论文的测算,60岁及以上老年人流感呼吸性死亡率(不是染病人数里的病亡率)为38.5/10万,远高于60岁以下人群的1.5/10万。

流感病毒先把人体免疫系统的大门打开。然后引发宿主的各种既有基础性疾病恶化,最后器官衰竭、呼吸窘迫衰竭而逝世。

尤其是对于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的老年人,流感就是摧毁生命健康的第一刀。

如《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已经有分析指出,作者的岳父是多年的,再加上频繁转院,在某处院内感染了耐药菌(急诊科、呼吸科常见),转化成细菌性肺炎,强力抗生素也无法治好。

脆弱的免疫系统本来全力以赴对付病毒就已经很勉强了,最后摧毁了身体机能,上呼吸机,上昂贵的ECMO人工肺,各种维生设备也无法维持,最终在短短一个月内从看上去完全健康的老人,突然撒手人寰——

这些道理在世界各地也都是一样的。老年人身体免疫机能弱,自身又往往携带多种基础疾病,乃至重大疾病,一遇到流感,就是考验生死的时刻。

“流感”,在中文里正式的名字也不过是“流行性感冒”,完全就是“正在流行的感冒”之意。

但实际上,流感在英文里是flu、influenza,感冒是cold,虽然都是呼吸科相关,但从名字看就知道是不同的疾病。

普通感冒多由鼻病毒、腺病毒和呼吸道合胞病毒等引起,而流感则是由流感病毒,如甲型流感病毒、乙型流感病毒等引起。

单纯型流感常突然起病,畏寒高热,体温可达39℃~40℃,与普通感冒不同的是,有明显的头痛、全身乏力和肌肉关节酸痛。常有咽喉痛、咳嗽、咳痰,甚至出现呼吸困难。

如无并发症,则可自愈,多于发病3~4天后体温逐渐消退,全身症状好转,但咳嗽、体力恢复常需1~2周。轻症流感则与普通感冒相似,症状轻,2~3天可恢复。

但婴幼儿、老年人和存在心肺基础疾病的患者,则容易并发肺炎、心肌炎、脑炎等严重并发症而导致死亡。

这份材料只认为美国当年死亡人数为4000。实际上美国疾控中心的估计数字是6.1万。

以其中一份规模被大幅缩小的材料所见,达到下呼吸道感染、重度流感的患者比例,如果是150人。其中需要住院的比例一般是1/3,也就是50人,最终医治无效去世的约有1人。

那么住院患者的病亡率也达到了2%。而中国的实际因流感病亡总人数,前面说了,根据不同估算,应在8.8~25万人。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只不过就是其中一例而已,只是恰好被作者写下来发到网上,才有了一定但无法持续的关注。

为什么要长篇大论地讲和“野味肺炎”无关的流感呢?因为流感也直接影响了当下的“野肺”疫情防治形势。

转回现在的局势,一是冬季本来就是流感、普通肺炎等呼吸道疾病高发季节(不同于2003年SARS在3~4月爆发的情形),呼吸科本来已经疲于奔命。

以美国每年约50万人流感达到住院推算,中国每年流感达致住院患者的数量应该是210万人,其中千万人口的武汉地区就有约1.5万人。

当然这是整个流感季的数字。同时患流感重症、需要住院的人数,估计大约在2000人左右。

根据武汉2018年卫生统计简报,全市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 9.53 万张,其中医院床位 8.17 万张、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床位 0.64 万张、卫生院床位 0.45 万张。

全市医疗机构病床使用率为 88.90%,其中医院病床使用率为 94.22%,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为 39.99%,卫生院为 63.02%。

雪上加塌方的是,现在又叠加了“野味肺炎”。这至少相当于来了两轮重度流感。

(如根据武汉协和医院急诊科主任张劲农教授发布的资料,约47%的检验患者显示只是普通流感。)

据湖北最新的发布会、采访指出,目前仅武汉本地的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加在一起,也有2000人之多。

那么隔离治疗、呼吸科医疗资源更显极度紧张。这就是当前武汉作为疫区最根本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