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反驳全球供应链“去中国化” 后疫情时代企业应构建平台型生态圈学者反驳全球供应链“去中国化” 后疫情时代企业应构建平台型生态圈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院教授王苒指出,过去数十年来,全球供应链构建了当前生产效率下的最优解决方案,对全球供应链的人为拆解是“危险的错误”。

新冠肺炎疫情自今年初肆虐全球,对全球化供应链打击颇深,在对疫后经济复苏的研讨中,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以及中国企业如何构建供应链备受关注。

9月17日下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院发布《后疫情时代的全球供应链革命—迈向智能、韧性的转型之路》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并发起研讨会。报告认为,当今全球供应链“三中心”格局正在形成,分别是美国、德国和中国。

来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以下简称北大国发院)、对外经贸大学等单位的多位学者反驳了全球供应链“去中国化”的论调。“中国具备中心节点位置的潜力……在后疫情时代,中国发展有两个关键词:数字导向和知识密集。”北大国发院副院长余淼杰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此外,对外经贸大学发展规划处处长戚依南指出,后疫情时代演变的趋势就是向平台化转变,以核心企业构成生态圈是企业转型的目标模式。

“将供应链搬出中国”,在中国防疫最艰难时,这样的极端言论曾在部分西方国家出现。“现在大部分外国企业都没有撤离中国的计划。”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路鸣在研讨会上表示。

《报告》进行了系统性分析,称全球供应链不可能“去中国化”,但也指出疫情的确暴露了全球供应链面临的问题——贸易强度和人口红利下降,前者不意味着全球化的结束,后者则将对低收入国家参与全球供应链产生重要影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院教授王苒指出,过去数十年来,全球供应链构建了当前生产效率下的最优解决方案,对全球供应链的人为拆解是“危险的错误”。

《报告》认为,全球供应链“三中心”格局正在形成,分别是美国、德国和中国。至2017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全球供应链的区域中心,不过日本仍是供应链的重要节点。

“中国供应链最大的竞争力在于它完善了供应链生态系统,只有在中国可以一天之中做成一部手机,因为可以找到所有小型生产商为它服务,就是一个完善的供应链生态。”王苒称。

余淼杰在研讨会中表示,全球化供应链有两个关键词,即生产的地区化和贸易的多变化。“地区的经贸合作逐渐取代了WTO为代表的多边经贸合作。这有点类似于我们的微信群,比如你有5000个微信好友,但是你只会在群里发言。所以‘三大中心’在未来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且作用越来越明显。”余淼杰表示。

一位与会学者介绍,东盟已占我国外贸的三成左右,成为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中国与东盟的贸易生态会更加明显。

余淼杰认为,在后疫情时代,中国发展有两个关键词,分别为数字导向和知识密集。其中,数字导向不是技术导向,“如果看去年报告的ICT产品,在技术方面中国跟美国或者德国相比,并没有明确的比较优势”,中国应当更加注重与欧美差距较小的数字导向,更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

“在数字化转型和从劳动密集型向知识密集型的转变中,中国企业是全世界走得最块的。”联想集团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关伟表示。

数字化转型也存在难点。对外经贸大学发展规划处处长戚依南认为,数字化转型容易的地方是基础设施搭建,难的是治理结构和管理思维的转变,后疫情时代企业应当关注数字化能力的构建。其中,供应链演变的趋势就是向平台化转变,以若干企业为核心的平台生态系统构成一个大的生态圈,包含上游工业品和下游消费者,不同阶段的核心企业聚集若干供应商形成平台,平台连接在一起就构成了一个大的生态圈。

“中国供应链的发展比想像中的要迅速。”关伟表达了对中国供应链发展的信心,他介绍,以Moto某款手机为例,该产品70%的零部件供应商来自中国本土,只有30%来自国外,如高通的芯片、三星的内存。但其他70%,包括屏幕、转轴、和一些触摸相关的元件、摄像头等等都是生态圈培育出来的中国企业做出来的。

关伟指出,在离散制造业,我国的供应链已十分强大,但在高精制造业,需要复杂且连续的供应链,我们国家仍需努力。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